当前位置:>首页> 国际 >西方中心主义与殖民地的兴衰

西方中心主义与殖民地的兴衰

来源:互联网更新时间 2018-07-10

  

  颜色(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

  著名地理学家贾雷德·戴蒙德曾长期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做田野调查。他在《枪炮、细菌与钢铁》一书的开篇就指出,他在当地的合作者非常聪明能干,个人素质并不亚于西方学者,但是巴布亚新几内亚整体社会组织却非常低效、落后。直到今天,该国依然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这不由得使我们想起澳大利亚。澳大利亚和新几内亚在历史上都是与世隔绝的独立大型岛屿或者小型大陆,由于跟欧亚大陆隔海相望,产生了自己独特的丰富多彩的生物体系和人类社会组织方式。在西方殖民者到来之前,澳大利亚和新几内亚在社会发展程度和组织方式上没有太大差别。但是发展到今天,澳洲的人均GDP超过五万美元,位居全球排名第十位(2016年数字),而巴布亚新几内亚人均GDP只有区区2500美元左右。

  这种殖民地的反差很难用法律传统的差异来解释。8月20日笔者刊发的专栏《殖民地的兴衰与财富的逆转》中提到哈佛大学学者施莱弗及其合作者的研究,认为英美法系比大陆法系更具有灵活性和创新精神,更有利于殖民地的发展。但是这一理论只能解释部分殖民地的情况。很多殖民地经济发展的差异不能用法律传统来解释。香港和新加坡似乎是大英帝国殖民地的优等生,然而太多大英帝国在非洲的殖民地依然深陷发展泥潭。

  澳大利亚跟巴布亚新几内亚到底有什么本质区别?北美和南美,除了法律传统的差异,有没有别的因素导致财富的逆转呢?为什么香港和新加坡能够成为大英帝国的优等生?为什么欧洲最早殖民非洲,但是非洲众多国家依然是最不发达经济体?

  对此,两派经济学家各自提出了相似的观点。这两派经济学家分别是麻省理工学院的阿西穆格鲁教授及其合作者,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肯尼斯·索科洛夫教授及其合作者。

  这两派学者的基本观点可谓非常的西方中心主义。他们认为,殖民地成功的关键因素是能否完整复制西方制度。建立什么样的西方制度才能促进殖民地的发展呢?他们认为,灵活、高效、公正的法律制度当然是其中重要的一方面。除此之外,好的西方制度还包括机会更加开放而非限制于少数群体、更加平等的社会结构、更好的保护产权、对政府和精英阶层权力的制约等等。

  什么样的殖民地才能“有幸”建立起好的西方制度呢?这两派学者的观点再次体现了很强的西方中心主义——只有西方人占全面主导地位,才能建立起完整的好制度。换句话说,少部分人去殖民是无法建立起美丽新世界的。只有完整地把母国的人搬过来,才能完整地把母国的制度搬过来。

  阿西穆格鲁的研究很好地论述了这一理论假说。他和他的合作者深入研究了一个重大问题:为什么非洲国家直至今日依然深陷贫困陷阱?他们认为,虽然欧洲殖民地最早控制的地区是非洲,最强有力控制的地区也是非洲,他们甚至拿起直尺、直接划分了势力边界,但由于非洲独特的气候,使得非洲有着最有力的防止殖民的“生物武器”,就是疟疾。欧洲殖民者也曾尝试过大量移民非洲,但是早期移民饱受疟疾折磨,很多都是有去无回,使得后来者对非洲大陆大为恐惧。因此,与其移民,不如直接从非洲掠夺大量健壮劳动力人口,送到美洲建立新世界。这就是罪恶的黑奴贸易的起源。正是因为没有很多欧洲移民,非洲无法复制西方制度,非洲因而贫穷至今。这是他们的观点。

  阿西穆格鲁的研究揭示了一个重要的观点:如果殖民地的气候和自然条件适合欧洲人移民,那么更容易在当地建立起西方好制度,这样的殖民地就能够成为经济发展优等生。反之,自然条件不适合欧洲的地区,即使欧洲人能够建立起强大的控制,由于移民太少,使得当地依然由本土居民实际控制,这样的地区很难建立起西方制度。因此,巴布亚新几内亚之所以没有发展起来,还是因为该国地处热带,瘴疠丛生,不适合移民。而澳洲一部分地区地处温带,较适合欧洲移民。因此虽然当地也有为数众多的本土居民,但是大部遭到欧洲殖民者的血腥屠戮。大量欧洲移民在澳洲处于绝对主导地位,因此大致照搬母国制度,从而为澳洲发展奠定基础。

  这种观点虽然有其道理,但是实质上是非常西方中心主义的观点。这种观点忽视了本土社会的复杂性,片面认为人类社会发展和富裕的模式是单极的、唯一的。南美社会的复杂性就无法用这种理论来解释。新加坡与新几内亚大致处于同一纬度,同样气候炎热不适合欧洲移民,但是后来却成为了大英帝国的优等生。仔细思考殖民地穷富的沧桑变化,确实有益于我们思考经济发展与制度建设的复杂关系。

最新文章